你當前位置: 申通香港 > 懷仁文史 > 詳細內容
晉北方言:潑布味
來源:雁門文叢作者:宋旭2020-02-14 09:42:30
瀏覽字號:
0

布帛燃燒後散發出的氣味,懷仁話稱“潑布味”或“潑布喇味”。

在《氣味不正曰“喇”》文中,筆者已指出,“喇”音所保留的是“邪”字的上古音值。“邪味”即“不正的味道”,突出其味不正或給人的感覺不適。方言保留古音,曰“喇味”。如“焦毛喇味”、“納塔喇味”等等。

而“潑布”則應該是“帛布”的古方言音。

“帛”,《説文解字》言:“繒也。”應該是上古時期絲織品。常與“布”(《説文》言“枲織也”,即麻布)連用,合稱“布帛”或“帛布”。

“帛”之讀音,《説文》:“從巾,白聲”。《唐韻》:“旁陌切”。《集韻》《韻會》:“薄陌切”。上古擬音“bra:g”(鄭張尚芳《上古音系》);中古《廣韻》音系“brak”(古韻羅馬字);《蒙古字韻》音譯“pay”;《中原音韻》擬音“pai”(寧繼福)。

實際生活中,方言“潑布”又存在“pu?”、“pa?”、“po?”的細微變化,為元音交替現象。但其入聲則大致保留了唐宋時期“brak”(輔音清濁置換,r墊音丟失)的音值。

“潑布味”或“潑布喇味”,其中的“潑布”應該是“焚燒帛布”在方言中的省語。同樣的例子還有我們常説的“一股膠皮味”。“膠皮味”即焚燒膠皮(橡膠)產生的氣味。有時也説“膠皮喇味”。

帛,在古代常用作燎祭。如《左傳·莊公十年》:“犧牲玉帛,弗敢加也,必以信。”在燎祭中用帛,亦稱“焚帛”或“燔帛”。如《宋會要輯稿》:“蓋古者止有祀天燔帛、祭地瘞(音yi,掩埋之義——筆者注)繒之禮,以玉難得,故諸侯五玉既覲,乃復還之。”孔尚任《桃花扇·哄丁》:“焚帛,禮畢。”《紅樓夢》第五三回:“青衣樂奏,三獻爵,拜興畢,焚帛奠酒,禮畢,樂止,退出。”都是祭禮中用帛的記載。

因為“焚帛”(燔帛)是古代祭禮中常見的一種儀式。所以古人專門設計或製作出“焚帛亭”、“焚帛爐”、“焚帛池”等。如瀋陽故宮太廟有一座青磚布瓦土地廟式焚帛亭。對於此亭的來歷,研究瀋陽故宮歷史的論著均視其為乾隆時期所建,是太廟原始建築之一。而在山東濟寧鄒城市的孟廟中,則有一焚帛池,位於祧主祠之後的一個獨立小院內。池正面刻有“焚帛池”三字。孟氏後裔每次祭祀祖先,即在此處焚燒祭文。至於焚帛爐,古代亦稱燎爐,常見於壇廟、陵墓、私家墓園等建築,在祭奠儀式上用於焚燒祭祀物品。

大概“焚帛”之味確實難聞,所以古人雖奉虔誠之心,亦不免竊竊私語其“邪味”也。至於平時偶聞帛布燃燒之味,便掩鼻而呼“潑布喇味”。故此語流傳久矣。

網友評論文明上網理性發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已有 0 條評論(點擊查看)
網站通行證: 密碼: 註冊 | 忘記密碼
網站通行證:cknadmin

  • 懷仁雲客户端
  • 官方微信